发展与责任

发展

  全球能源、淡水和食物体系彼此紧密联系,相辅相成。未来几十年内,日益上涨的需求给这些重要资源带来更多压力。气候变化让这些压力变得更加严峻,我们继续采用新的方法和先进技术,减少运营过程消耗的淡水量,提高能源效率。
 


 

     利用先进技术,开启更多能源
 

    提高原油采收率:当一个油田达到其正常开采周期的终点时,多达三分之二的石油会留在地下。这些留在地下的石油如果采用传统方法开采,成本会过于高昂。但提高原油采收率的技术能以合理的成本,开采出更多的石油。这些技术利用热能、气体溶剂或化学试剂,改变石油的流动性能,从而使其更容易开采。
 


 

       创新的途径
 

  寻求创新的途径,向客户提供更清洁、更高效的能源,作为尖端技术探索者,我们与合作伙伴携手,探索研发先进的生物燃料。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清洁能源和传统煤炭的清洁利用,实现能源生产、储备和供应的多元化,在环境持续改善的情况下保障和巩固中国的能源安全。除了推动天然气这种传统清洁能源的使用之外,煤的清洁化利用也成为各大企业携手奋进的目标。对于世界第一产煤大国和第二大能源消费国的中国而言,煤的清洁化利用在加强能源安全和改善生态环境方面的重大意义不言而喻----这既能充分倚重中国储量丰富的煤炭资源,降低中国对石油进口的依赖,又能减轻煤炭燃烧对环境造成的伤害。
 


 

       低硫低灰份油品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过去30年来,环保法规加诸于车辆废气排放的标准日益严苛。制造厂家改善引擎设计并加上废气处理装置以应法规要求。滑油的配方、添加剂也随之有所变化。为了减低滑油对废气触媒转化器的负面作用,低硫酸灰分、低硫和低磷配方的润滑油(Low SAPS)持续在滑油的发展上,成为主要的方向。磷在引擎油里通常以二烷基二硫代磷酸锌(ZDDPs)的型态出现,它在阀系和轴承上形成保护膜作为有效的抗磨剂,且能作为抗氧化剂化解过氧化物。 润滑油的硫酸灰分以特定方法测得,它显示了滑油中含金属组分的比例。最主要是从碱性盐类或碱金属的清净添加剂中得来的。这些清净添加剂中和燃烧的酸性产物,保持活塞洁净。而抗磨抗氧化剂如ZDDPs及二硫化钼的添加剂也显示在硫酸灰分的测试结果上。 引擎油中的硫分来自两个地方:添加剂(特别是ZDDPs)及基础油。通常ZDDPs含有0.1wt﹪的磷,也同时贡献0.2wt﹪的硫在滑油里头。

       低硫酸灰分,低磷和低硫(SAPS)滑油的走向需兼顾到维持滑油的其它效能。除了提供现代引擎的保护外,还要大大的降低了部分传统添加剂组分的含量。为了补偿这个落差,需要以新的无灰分、无磷及无硫的替代添加剂组成来取代,并且选用较高质量的低硫基础油原料,这些在在都增加了配方的成本及复杂性。低硫酸灰分,低磷和低硫(SAPS)的目标订在磷0.05wt﹪,硫0.2wt﹪及0.5wt﹪硫酸灰分,这项数值是目前高级润滑油数值的一半而已。

 

  但考虑到维持引擎滑油质量的困难,引擎制造厂家订定了过渡时期的SAPS标准,例如IL SAC GF-4的磷为0.08﹪和0.5~0.7﹪的硫含量。戴姆勒克赖斯勒(Daimler Chrysler)P229.31磷为0.08﹪max,硫0.2﹪max及硫酸灰分0.5﹪max。

    责任
 


 

       地球气候日益变暖,全球范围都重视环保、打击污染,这也促进了汽车工业和润滑油产业的革命。如何减少二氧化碳和废气的排放成为首要挑战!润滑油的研发前所未有地将重点放在减低污染、改进汽车排放系统。在柴油驱动系统方面,通过使用专门的传感器,精确的控制柴油发动机的燃油喷嘴,使得燃油充分燃烧,减少有害气体产生;而使用微粒捕捉器,进一步捕捉和减少颗粒微尘的排放!
 

  面对新的挑战,工程师必须改进润滑油,以适应新的汽车尾气后处理系统所要求的物理特性和化学特性!这就需要全面的技术突破:传统的润滑油配方似乎已经不能适应新的汽车尾气后处理系统……滑油界面对降低引擎油SAPS的压力,随着废气标准的严苛日益增大。添加剂工业方面积极的开发低SAPS的配方,但需确定这些规范是根据化学毒化触媒的匹配数值而定的。给予足够的准备时间以利任何化学规范限制的执行整备也非常重要,它影响到基础油和添加剂技术的层面极大;必须让滑油和添加剂公司有足够的时间来响应这些需求。现今的添加剂技术尚没有无磷无硫的添加剂技术可以轻易的取代ZDDPs的抗磨保护效果。当然ZDDPs的抗氧化特性可用替代性的抗氧化剂取代。另一项挑战则是按硫酸灰分的限制,选用低硫、磷标准的清净剂来维持引擎的洁净程度。未来,日益严苛的排放废气标准将持续的冲击着低SAPS润滑油配方的研发。